此号已废,kk家的gn请走子博 電

【喻蓝】Can not let it go.14

米虫的小米缸:

大家月饼节快乐哟!!!!


明天就放假了好开心o(* ̄︶ ̄*)o


原谅玩物丧志的我吧嘤嘤嘤~~~


==============




14.




蓝河下飞机的时候用力裹了裹大衣,可是杭州湿冷的风还是呼噜呼噜的从脖子和下摆里钻进去。


那边被羽绒服包的圆滚滚的卢瀚文一边大喊好冷哦一边往黄少天身上挂,黄少天一边喊着“是男子汉就要不畏严寒!”一边背着卢瀚文蹦来蹦去的。


其他人也是呼呼呵着白气,跺着脚往大巴上跳。


蓝河在楼梯下看着队员一个个走完,一边不厌其烦地问:“东西都拿了吧,随身的东西都带了吧。”


“带啦带啦带啦都带啦!”负责押队的流火跟在队伍末尾的喻文州的身后,朝蓝河吐舌头,“老妈子团长。”流火默声地用口型说。


喻文州就看着蓝河瞪着自己竖起来眉毛。


喻文州下意识的摸了一下放在口袋里的手套,随即发现蓝河瞪着的是走在他身后的那个押队小姑娘。


喻文州一愣神的功夫,那个妹子就摆了pose一个急刺往蓝河身上招呼,还一本正经的配上了音效。


蓝河一把抓住袭击过来的粉拳,带着袭击者转了个圈,然后顺势把她往大巴边上一推。


“流火,别闹,赶紧上车。”蓝河还拉了一把闲闲看热闹的喻文州的胳膊,“喻队也是,快点上车。”


“嘁~”流火斜瞟了蓝河一眼,扭头背对着喻文州又要张口。


蓝河抬手就揉了流火的脑袋打断了读条,“等下遇到接机的粉丝,有的是机会让你突突突,嗯,要不然就干脆让你打头阵杀血路吧。”


“蓝团长请放心!定不辱使命!身躯虽小,但是力大无穷!中午还吃了肉!妥妥儿的!”只到蓝河肩膀高的流火一脸英雄就义的拍了拍胸脯。


“诶?妹子你什么职业的呀?”郑轩看着好玩,就插嘴问。


“紧跟喻队的步伐!我是术士!”


郑轩笑着往宋晓身上挂。


“让术士开道,我说你这是什么战略啊哈哈哈哈哈哈。”


“呔!居然敢嘲笑我蓝团长!”卢瀚文一下就从黄少天胳膊上滑下来了,“蓝团长你这个战术一定有什么深意吧!”


蓝河思索了片刻,深沉的说:“身材矮小,适合挤缝……啊,到了到了。嗯,大家小心,注意安全。”


“呜哇,粉丝还是挺多的嘛!压力山大。”


“小卢跟我打前锋,掩护队长!”


“耶!”


蓝河一边嘱咐唯一的随队女生流火跟紧自己以免被人流冲散,一边稳了稳斜挎包下车往机场楼里走。


流火也是第一次随队,听着蓝河说的恐怖,有点紧张的抓住了蓝河的包带,嘴上倒是“是是是好好好”答的随便。


抬头的时候就看到一直缀在队伍尾巴上的喻文州抬起手揉了揉蓝河的头发。


眼睛里和嘴角上轻柔的笑意苏的流火腿上一软。


妈呀阳光真刺眼,流火想,妈蛋我喻队果然帅帅帅帅!


紧随喻队的步伐!流火念起来口号。






虽说蓝雨的粉丝都斯文的很,一些小姑娘们顶多就是举着画板牌子什么的又跳又叫的。


顶顶多就是有人一脸激动的让队员签了几个名,闪了几下闪光灯。


蓝河倒是一直紧绷着神经,深怕队员们有些磕碰影响比赛,也是累的够呛。


蓝河护着喻队和小跟班成功登上巴士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屁股一沾到软且挺的巴士座椅,眼皮就不由自主的变沉了起来。


卢瀚文坐到旁边问蓝河能不能和自己住一间的时候,蓝河还努力撑着眼皮回答问题,虽然已经不太记得到底是回答了好还是不好。


黄少天在巴士的最后面得意的说着“我和队长还是住作战会议室”。


声音模模糊糊的塞了蓝河一脑子。


黄少天还咕咕唧唧地说了些什么,那些声音直接从蓝河耳朵里过去了,听得清清楚楚的,却又想不起来具体内容。








蓝河感觉有人拍了拍自己的脸颊。


直接把蓝河从被千机伞暴打的惨状里拍回了现实。


巴士依旧在行驶,从窗帘缝里漏进来的阳光有点点刺眼睛。


“快到酒店了。”


蓝河花了几秒才意识到头顶的是喻文州的声音。


蓝河几乎是从喻文州肩膀上弹起来的。


蓝河摸了一下嘴角,又仔细打量了一下喻文州的肩膀,确认了自己没睡的流口水,才定了定神。


“喻队你怎么,怎么坐这里?小卢呢?”


“他坐到后面找郑轩玩手游去了。”喻文州往后确认了一下,“现在好像又坐到少天旁边去睡觉了。”


“嗯,哦……呃,喻队你……”蓝河看着喻文州人畜无害的笑容,舌头打了个弯,“你肩膀累不累?我给你按摩一下?”


“嗯?你会按摩?”喻文州看蓝河用力点了一下头,就把手覆在了蓝河的手心上,“有劳了。”


“手……手么?”蓝河有点紧张的握着喻文州的干燥温暖的手,下意识地摸了两把喻文州又直又漂亮的手指,然后低头,认真的按压起来喻文州的骨节。




黄少天是被卢瀚文一晃一晃的脑袋砸醒的。


黄少天推了推卢瀚文的脑袋。


卢瀚文睁眼看了看黄少天,只砸吧了一下嘴巴,头一歪,又呼呼的睡过去了。


黄少天“啧”了一声,嘟囔着“怎么队长没了?”从卢瀚文腿前挤了出去。


车里的人要么在睡觉,要么带着耳机打着手游,都安静的很。


黄少天摸摸索索的走到最前面才找到喻文州。


喻文州窝在最前面,和蓝河面对面,两人低声的讲着什么,蓝河还捏着喻文州的手。


黄少天惊奇,“蓝桥你还会按摩?快给哥也按按!剑圣的手哦!让你一握!”


蓝河没料到黄少天已经悄俏摸到他们身后,吓了一跳,慌里慌张的抬头看了喻文州一眼。


喻文州正盯着蓝河看,蓝河这一抬头,只维持了一秒的求助眼神正好结结实实地全落在喻文州眼中。


喻文州似乎微微叹了口气,“你坐好吧,我和你做双人手操好了。”


“诶?哦……”黄少天眨了眨眼睛,就看喻文州站起来,转了个身把黄少天摁到座椅上,然后自己也坐了下去。


“嗯?”手刚被喻文州拉住,黄少天就反应过来了,“不对啊!我不要做手操,我要蓝桥给我按按!队长你好狡猾啊!泡我的粉丝,还不让他给我按摩!像话么?人干事?!”


蓝河窘迫的想,什么叫泡哦。


蓝河趴在椅背上偷偷瞄喻文州。


喻文州倒是拉着黄少天的手,一脸认真的看着黄少天的脸。


蓝河不由的有点气哼哼的,什么泡粉丝嘛,明显是泡剑圣。


蓝河河扭头就一屁股坐回了位子上。


喻文州正抬头看椅背,巴士转了个弯,稳稳的停住了。


流火蹦了起来,“到了到了到了哦!大家就先按照之前经理分的房间去休息吧!晚上我们会来通知晚饭哦。”流火探头看了看正要做手操的正副队长,“手操就回房间做吧!”


蓝河眨了眨眼睛,之前到底是对卢瀚文说了好呢,还是不好呢?


就听到身后喻文州的声音,“蓝河,我们的钥匙就你去拿吧。”


“钥匙?”蓝河茫然的哦了一声,我们的?谁们的?蓝河疑惑的想。

评论
热度(70)
© 神说要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