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已废,kk家的gn请走子博 電

【全职】三寸日光 63(30万字战叶蓝)

漫三少:

继续卡文状态……不过原章3400被我扩写到4100我也是醉了,果然还是太小看自己的话唠水平OTL




>断后路之作:具体请戳


>目标:30W庆《全职》完结


>叶蓝日常向,暂无其他CP,些许虐点,HE结局


>渣文笔渣文风,剧情拖沓擅种田,改文会SHI星人


>其余说明请戳


>全职再战十年也不腻,叶蓝再战百年也不厌,此生无悔入全职,荣耀不败!


>上一章请戳




63.




回去的路上,蓝河想了很多,最终觉得自己最后那点态度是不太可取的,毕竟他面对的是一位长辈,至少在语气上应该适当的改善一下会比较好。但是,说出去的话就像是泼出去的水一样,收不回来了。




这么想着,蓝河微微有点后怕自己之前不仅替叶父捡起了拐杖,还重新塞回了他手里,现在想想,简直是在找打。不过,既然老爷子没有出手,说明他为人的素养还是很不错的,叶修一定是又开了嘲讽才会把老爷子气的出了手。就这一点来看,蓝河觉得自己和叶父应该还有第二次见面的机会,或者下次可以考虑从叶母那边着手。




到达上林苑后,一路上都挺清醒的蓝河此刻站在门口才觉得一阵恍惚,想着自己竟然就这么真的约了叶父,还小闹了一场,简直就像做了一场梦。许久之后,他深深吸了一口气,定了定神,这才掏出叶修给的备用钥匙开了门。




进去后,蓝河直接就往叶修的房间走,却在准备踏进房门的那一瞬间,脚倏地停住了。




蓝河有些机械的转过头,只见叶修正坐在沙发上看着他,手里拿着手机,嘴里叼着烟,像个老大爷一样笑的一脸慈祥。




心里“咯噔”一下,蓝河硬着头皮打了声招呼:“这、这么早?俱乐部没事了?”




叶修将烟拿下然后扔进了烟灰缸,蓝河顺着他的动作望过去,见里面已经躺着不止三根烟蒂,不禁皱起了眉。




“听说你今天很威武霸气啊。”叶修起身向他走去。




“你、你都知道了?”蓝河不自觉的往后退了一步。




“你去找叶秋那天我就知道了。”叶修大步一跨,直接走到了他的面前。




这两兄弟,平日里看着关系不怎么样,这个时候怎么就这么和谐呢。




蓝河吐槽着又往后退了一步,背直接靠在了门框上。




“阿远,我还真是小看你了,要不是那天叶秋打电话给我,我还真的是被蒙在鼓里,想我一介战术大神,竟也没看出来。”




“这又不是玩游戏,你没看出来也是正常的。”蓝河小小声的说。




“不行啊,还得继续修炼。”




“什么?”




“要不哪天你爬到我头上了,还不得翻了天?”




蓝河无奈的说道:“你不要告诉我,你在那儿坐了这么久就在想这些?”




“不然呢?”叶修凑近了他,“你都敢直接略过我去找我爸了,我难道还要担心你成心上门找抽?”




反话!绝对是反话!




蓝河瞬间恍然大悟,他就说叶修哪里不对劲,原来是在生气!




盯着叶修那张看似与往常无异的脸,蓝河开始在心里拼命吐槽他的口不对心。只是,当初被嘉世驱逐都没有生过气的他竟然有一天也会生气,而这个生气的方式,似乎……挺别致的?还来不及为自己点蜡,蓝河就暗暗的笑上了,说道:“叶修,彼此彼此啊。”




叶修直起身子,离蓝河稍稍远了一些,表情也变得有些捉摸不透。




蓝河趁机吸了两口空气,然后继续说道:“你早知道了也不拆穿我,还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对着我两天,隐藏的这么深,你也是可以的,要不,咱俩扯平了?”




“讨价还价?你以为还在第十区?”




这怎么又扯上第十区了?蓝河有些头疼的看着叶修,想不到这平时看着不会生气的人生起气来还真是挺胡搅蛮缠的,能直接骂自己瞒着他就好了,可他就偏不,非得跟你绕,直绕的你连主题都找不回来。不过,要是放在网游里,这貌似就是叶修所擅长的,看着像是没事找茬,其实每一次都是别有用心。




所以这次他又是想干嘛?




蓝河虽然有些戒备,但觉得无论叶修想干什么,此刻的自己先安抚他一下才是上策,于是便干脆的丢了个直球过去:“只要能跟你在一起,天天第十区也未尝不可。”




跟你处了这么长时间,如果还抓不到软肋,可不就白混了么。




趁着叶修愣神之际,蓝河一不做二不休,又抱住叶修往他嘴上凑。




“等一下……停!”难得叶修也会喊停,“行了行了,我投降,我吓你呢,我没生气,我这么一个贴心的十佳好男友,怎么可能这么容易生气,你说是不是啊。”




蓝河见自己得逞了,也不再凑上去,抓着叶修的说道:“对不起叶修,我知道瞒着你是不对,但是如果你知道了,肯定不会让我去的。”




“你倒是了解。”




“那当然,你担心我受到伤害,所以在没有十足的把握之前是不会让我去的,可是,我老这么躲在你背后的话,伯父只会认为我胆小,连面对你家人的勇气都没有,我不想他这么看我,所以我想了想,不仅人要约,还得我主动约。”




“你就不怕挨一棍子打?”




“你真以为我跟你似的这么傻?我会跑,会躲,你别不信啊,你屁股上那棍子本来该是我受的,是你替我挡的,所以就算为了你,我也会好好保护自己的,这样下次我再想约人,也不怕你不同意了。”




“你还想有下次?”




“是啊,其实你爸人挺好的,也没怎么为难我,就算是在他最生气的时候也没想要打我,倒是我,后来给他出了道难题。现在想想吧,挺不理智的,也难怪你爸气的直接就走人了。但是我没有办法,示弱就等于妥协,那就只能硬来了,如果不让他看到我的决心,我这一趟就算是白走了。”




“我知道……“叶修抱住他,“你可以的。”




“叶修……“




“其实我啊……“叶修放开他,抬起拿着手机的那只手,将屏幕对着蓝河笑道,“是听了现场直播的。”




亮起的屏幕上显示的一通陌生号码的通话记录,再往下是叶秋,而上面所显示的时间是蓝河去找叶秋的第二天。




蓝河有点懵,盯着手机猛瞧。




“茶楼是叶秋给你们找的吧?”




蓝河点点头。




“叶秋跟我说你想见我爸之后,我就让他搞定了茶楼的服务员,让他在你们到之前就把接通的手机扔在了附近隐蔽的角落,所以我听到了谈话的全过程。”叶修好心的给他作了解释。




蓝河听着,震惊的简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憋了半天终于吐出三个字来:“大心脏!”




“哈哈,谢谢夸奖,所以我刚才逗你玩儿呢。”叶修不以为意的笑道,“还有啊,承蒙不嫌弃。”




“滚滚滚滚……”蓝河没好气的推开他。




想想自己也是好久都没犯蠢了,怎么就信了他会生气,看看这人笑得一脸没心没肺的,哪里有半点生气的样子,果然是推测失误吧!




“不是说扯平了么,怎么还生气了?”




“讨价还价,你以为还在第十区?”蓝河用他刚才的原话不甘心的回敬着,说完又快走几步,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准备把叶修放置PLAY一下,可眼睛不小心瞥到了茶几上的烟灰缸,忍了忍,还是没忍住,说道,“叶修,违反规定,今晚罚你睡沙发。”




其实他是真的是生气了吧。蓝河看着烟灰缸里的烟蒂想。




“不要吧?”




“要的。”因为担心,所以生气,可明明生气,却还是没来阻止。




“其实刚才老魏,不对,老魏陪老板娘进修去了,是方锐,对,方锐来了,真的,你要不信,去看他真诚地双眼。”




“好吧,那就睡两晚吧。”是信任呢。




“…………“




“不过我今天累了,想先睡个午觉,现在可以给你一个陪睡的机会,要不要?”




——谢谢你,叶修。






 


在H市又呆了两天,见叶秋那边并没有传来什么消息,未免夜长梦多,蓝河便收拾了一下,准备第二天赶早回G市。




晚上,蓝河给叶修烧了一桌子的菜,鸡鸭鱼肉样样齐全,比过年还像过年,而蓝河为了这顿也算是使出浑身解数了,看着叶修乐呵呵的一筷子菜一口汤的吃着喝着,他心里也是真的高兴。




“其实不用这么赶,你爸妈那边晚些再说也没关系,等下个月,老魏带着老板娘回来,我就空出来了,到时我陪你走一趟,两个人面对好过一个人,何况你爸妈对我印象还挺不错的。”叶修边吃边说道。




“他们去了这么久,回来还要交接的吧,而且陈姐也肯定有一堆心得要跟你们分享,你这个时候不在兴欣,一定是不行的。放心吧,我爸妈我了解,我不会像见你父亲似的跟他们硬来,万一要真的谈崩了,大不了我再离家出走一次。”




“别,学什么不好学哥,你真以为离家出走好玩?”




“不好玩,所以这是我压箱底的最后一招,不到万一,一定不用。”蓝河用筷子戳着饭,一脸的决绝。




叶修笑着揉了揉他的头发,说:“吃饭吧,天大的事,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




“恩!”蓝河重重的点点头,重新拿好筷子,给叶修夹了一块鸡肉,又给自己夹了一块,咬了一口说道,“快吃快吃,下次给你做饭还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呢,你今天多吃点,还有啊,我走之后别整天吃泡面,烟能不抽就不抽,你现在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了,别还觉得自己跟二十来岁的小伙儿一样,现在不注意身体,等老了,后悔就来不及了。”




一顿饭,就听蓝河在不停的念了,叶修默默的吃着饭,从头到尾都没吭一声,也不去打断他,嘴角始终噙着笑,蓝河念的越多,他就吃的越多,那肚子就像是通了海似的。




至少现在还能听到他的声音,挺好的。




吃过饭之后,蓝河便去厨房洗碗,叶修非要跟着一起洗,蓝河想只要碗不摔破也没什么危险,也就没反对,身子往边上挪了挪,就也让叶修挤到了水池边。




一开始两人分工还挺明确的,蓝河负责洗,叶修负责冲,但叶修冲着冲着就嫌弃蓝河总是把洗洁精的沫子溅过来,还说以后吃饭铁定要被毒死,蓝河瞪了他两眼,没还嘴,放轻了手里的动作继续洗着碗。本来以为就此相安无事了,可叶修冲了两下后又开始嘲讽他手速慢,非要让蓝河看他冲洗的速度有多快,结果因为水流开太大,洒在碗上的水好多都溅在了蓝河的身上,这下可把蓝河气的,干脆新仇旧恨一起,甩了他一脸洗碗水。




“呸呸呸!要被毒死了要被毒死了!”叶修一边朝水池里吐口水一边喊。




蓝河以为叶修真吃到洗碗水了,想着里面有洗洁精,跟着一阵紧张,又是拍背,又是想给他抠喉咙,直到拿了一根干净的筷子准备插叶修嘴里的时候,叶修才赶紧说是骗他的,结果自然又是一顿打。




就这么打打闹闹的,洗个碗足足花了一个多小时,可这两人似乎觉得时间还不够长,干脆是把橱里买了从来没用过的碗全拿出来洗了一遍。要是一定要给他们这种无聊的行为作出一个解释的话,那就是吃饱了撑着没事干,而用那些腻歪歪的话来说就是——真想花一辈子的时间来给你洗碗。




当然,也不一定非得是洗碗,随便干什么都好,只要是两个人,一辈子。如果一辈子不够的话,还可以再约下辈子,就好像某些快餐店一样,买一杯饮料就可以无限续杯,然后就可以坐一下午,当然你想再加一晚上也不是不可以,总之,除非店门关闭,不然就是天荒地老,随君喜欢。




两个人,一个那么倔强又爱面子,还有一个那么意志坚定又无畏无惧,都是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也都是第一次这么认真的谈一场恋爱,彼此没有太多经验却还是一路吵吵闹闹、快快乐乐的走到了今天。对他们来说,一旦放手,也许这辈子都没有可能再找到一个像对方那样喜欢自己又适合自己的人了。




如果可以好好的将这一点传达给自己的父母的话,相信他们早晚是可以理解的。




“万一实在迈不过这道坎呢?”准备登机的时候,蓝河飚着手速发了条信息问叶修。




叶修回的也很快:“总归会有办法的,只要我们面对的还是人。”




在这个世界,只有神是不可抗拒的,可惜,叶修并不信神。




蓝河自然也是不信的。




—TBC—




>



评论
热度(60)
  1. 神说要有光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
© 神说要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