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已废,kk家的gn请走子博 電

雨季 (蓝河视角)

戚颻泠:

*之前的版本不满意 修改重发


*没错还有叶修视角


 


 


 


 


 


 


 


 


 


 


 


 


 


 


 


 


      蓝河是一个作家。


 


      蓝河喜欢在街角的茶餐厅写作,茶餐厅安静的氛围是一个方面,不过最重要的是那家店的老板娘是他的高中同学,所以少见的能够容忍他经常性的只点一杯茶然后就坐在店里一下午,以至于经常有顾客以为蓝河是这里的老板。


 


      JK罗琳成名前也是在咖啡馆写作的,蓝河这么安慰着自己。


 


      因为主要的客源是附近的居民,所以店里的顾客一直都比较固定,一旦有新面孔出现就会叫人忍不住多看两眼。蓝河经常坐在靠窗的固定位置上,在屏幕后面偷偷观察着店里的常客:昨天一对让他影响深刻的在店里黏腻了好久的小情侣,今天却看到女方闷闷不乐的一个人咬着吸管窝在卡座里打电话,最后被满头大汗赶来的男友好说歹说的拉走了;有对看上去很恩爱的夫妻,据说已经是金婚了,蓝河每天都会在下午三点准时听到他们进门时对老板娘的热情招呼声,然后看着他们点两碗绿豆糖水,慢慢的喝着,看上去实在是甜蜜无比。


 


      当然,有时也有些小插曲,比如小区里的一群熊孩子打闹着进了店里,然后不小心打翻了蓝河的茶之类的,又或是有无理取闹的客人欺负老板娘,蓝河也会去帮把手。不过总体而言,茶餐厅的环境还是相当使人满意的。


 


      但今天蓝河刚进店里,就发现有个男人已经先坐了他的固定座位。蓝河在门口顿了顿脚步,还是什么都没说的转身坐到了对面的位置上。


 


    今天喝洛神花吧。蓝河弯腰从包里面掏出了手提电脑电脑,一只手游走在有些磨损不清的键盘上,熟练的打开了新的word文档,另一只手却从包里掏出一把雨伞放到了桌上。“老板娘,今天有洛神花茶吗?”蓝河举起手,笑的真诚。


 


    “哎小蓝你真是每天比闹钟来的还准时,我给你来杯水果洛神花茶怎么样?”老板娘从柜台后面抬起头,起身扑在了柜台上,眨眨眼看着蓝河。“每天都见你带一把雨伞来,从不见你打过呀,是不是一来我这里就运气好,连下雨的天气都遇不到了。”


 


    “也许吧。”蓝河有些出神,桌上这把有些旧的龙猫雨伞是当初他用自己的第一笔稿费买的,虽然现在打出去总是会吸引很多诧异的目光,但是蓝河还是不舍得丢掉它.每天随身带着这把雨伞,已经成为了蓝河的一个习惯。


 


      老板娘看蓝河开始走神,叫了好几声都没应,便忍不住走出柜台,到他面前打了个响指;“别发呆了,五分钟之后我把你的茶送过来。”


 


    “好的。”蓝河笑了笑,收回不知道看着哪里的视线打算开始码字,眼尾的余光却捕捉到了那个坐在他固定座位的人。


 


      一副墨镜遮住了脸的大部分,露出来的脸颊有些苍白和虚胖,说不上多正式但也还算整齐的打扮.蓝河唯一可以确定的是,他之前从来没见过这个人。


 


      大概只是路过的吧,蓝河看着那人小口小口的抿着老板娘刚端来的热咖啡,在内心习以为常的耸了耸肩。


 


   但第二天,蓝河又在店里见到了那个人,依旧和昨天差不多的装扮让他格外的好辨认。而且最重要的是,他又坐在那个了蓝河曾经的固定座位上,大有把这个位置当成他的固定座位的架势。


 


      蓝河便也只好在昨天的座位上坐了下来,喝了一口冰凉的柠檬茶后感觉整个人都清爽了不少,于是打开了依旧空白一片的文档,托着腮发起了呆,手指随意的在键盘上轻轻敲击着,发出细碎但不扰人的轻声。


 


 


      虽然蓝河个人喜欢写散文,但对于如今的口味愈发挑剔的读者来说,写散文的作者可不是什么受欢迎的对象。蓝河的编辑便是因此强制要求他写有恋爱戏码的小说,蓝河虽然万般不情愿,但也能理解编辑的用心,苦笑了一下便也答应了。但是强扭的瓜毕竟不甜,蓝河已经想了好几天,却连新文的大纲都还不能确定.


 


 


      蓝河习惯性的托着右腮,目光自然的在左前方游离,窗玻璃上的细长雨痕,勾起了他的一些大学回忆。过了一会儿,坐在他左前方的那个人却抬起了头,迎着蓝河的视线笑了笑:“就算哥长得帅,也不用这么看哥吧。”,蓝河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在有点无礼的盯着人家的方向看,不由得有点尴尬的放下了托着腮的手。“不好意思啊,刚刚在发呆,不小心走神了。”蓝河有点歉意的笑了笑,有些不自然的低头看着键盘。


 


      过了一会儿,老板娘端着一杯咖啡过来了,蓝河想了想,走过去对老板娘笑了笑,在她好奇的目光中接过了咖啡,轻轻的把杯子放在了那个人的桌子上。


 


    “你好,我叫蓝河。”


 


    “叶修。”叶修仿佛并不意外的抬头看了看蓝河,举起咖啡杯浅抿了一口:“这几天的咖啡真是越来越甜啊,这几天可是喝的我连小肚子都出来了。”


 


       蓝河看着叶修的虚胖脸上一本正经的表情,忍不住笑了出来:“老板娘的咖啡一直都是这么甜的,不然下次你换茶好了,这里的果茶很好喝的。”说着指了指自己桌子上的杯子。


 


     “那可不行啊。”叶修竖起食指,认真的摇了摇头,“我的工作可是需要集中十二分的精力的,果茶不如咖啡能提神。万一误了事就不好了。”


 


        你明明一天到晚就只是坐在茶餐厅里看窗外而已好吗。蓝河内心忍不住小小的吐了个槽。不过说实话其实他很好奇叶修是干什么的,毕竟像叶修这种一天到晚泡在茶餐厅,而且也没看到他码字或者刷微博的人,怎么看也都不像是从事普通职业的。


 


    “你猜?”叶修的眼睛笑成了月牙。


 


      回到自己的座位上,蓝河觉得自己已经有了新文的灵感。点开编辑的QQ,蓝河发过去一行字:“来一个游侠男主和地缚灵的故事怎么样。”


 


    “滚。”


 


        过了一会,又发过来一行字,


 


      “详细说说。”


 


 


 


 


 


 


        之后的几天,叶修还是照常每天来茶餐厅报道,蓝河也经常有意无意的找他聊天,一方面确实是为了给文章找灵感,不过更重要的是,随着对叶修了解的增多,蓝河开始对他产生了更大的好奇心:他到底是干什么的?他住在附近吗?他为什么要每天来这家茶餐厅?小小的欲望得不到缓解,渐渐膨胀起来,不知不觉间已经把心里塞的满满的。


 


        这几天断断续续下了几场小雨,不过都在蓝河离开茶餐厅之前就停了,蓝河的古董伞依旧还是派不上用场,还因为卡通图案被叶修嘲讽了一番:“小蓝你这就是那个很流行的复古风吗,这年头年轻人的想法真是别具一格啊,哥果然是老了。”蓝河对这种没什么恶意的调侃也生不起气,只好无奈的耸耸肩笑笑,把伞放进包里。和新来的短发女店员擦身而过.


 


 


 


 


 


        叶修已经一个星期没有来了。


 


        蓝河把文章的完稿发给了编辑,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目光却不由自主的又扫向了叶修坐过的那个位置。


 


 


 


        叶修好像是突然一下消失了一般,再也没有来过这个茶餐厅。而蓝河等到想联系叶修时才猛然发现,自己居然没有他的任何联系方式。


 


        哪怕提前一天打个招呼也好啊。蓝河一边漫不经心的缠着电脑充电器的线一边想。内心充满了付出心意却没有得到满意回报的丧气。蓝河漫不经心的看了看正在前台和警察交流着什么的老板娘,有点赌气的端起杯子把剩下的一点玫瑰花茶一饮而尽。新来的女店员今天也没有来,蓝河便自己把餐具放到了柜台上,有点好奇的看了看推门而去的警察。


“发生什么了?“


“谁知道,据说有个住附近的人死了。“老板娘端起蓝河的餐具去了后厨,丢下一句无足轻重的话。


    


  


        下雨了呢。


 


        蓝河走出茶餐厅,感受到稀疏的雨点柔柔的落在他的头顶,蓝河犹豫了一下,还是从包里掏出了那把显眼的卡通伞。


 


 


 


        雨渐渐变的密集起来,打在伞面上发出哒哒的响声。蓝河听着雨声,突然觉得放松了下来。


 


        这辈子遇到的形形色色的人多了,何必为一个过路人如此牵肠挂肚呢。就像下雨一样,有的东西终究还是可遇不可求的。蓝河自我安慰着。蓝河撑着那把显眼的伞,从由刚好红变绿的信号灯前走过了斑马线。而心里的某处沉甸甸的那一块,却依然沉重的跳动着。


 

评论
热度(20)
  1. 神说要有光戚颻泠 转载了此文字
© 神说要有光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