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已废,kk家的gn请走子博 電

【全职】三寸日光 64(30万字战叶蓝)

漫三少:

卡文卡了这么多天就写了这么些玩意儿我也是跪了,现在已经完全把希望寄托在修文上了,让我继续愉快的跑剧情吧【不……于是身残志坚的我今天终于来更新了,这是今天份的刀片,别留情,使劲儿往我身上来!


PS:经过我的据理力争以及死缠烂打还有气死主催的三寸不烂之舌,死线终于延后了五天【躺




>断后路之作:具体请戳


>目标:30W庆《全职》完结


>叶蓝日常向,暂无其他CP,些许虐点,HE结局


>渣文笔渣文风,剧情拖沓擅种田,改文会SHI星人


>其余说明请戳


>全职再战十年也不腻,叶蓝再战百年也不厌,此生无悔入全职,荣耀不败!


>上一章请戳




64.




电视里正放着体育新闻,声音开的挺大,大概是在解析昨晚上的一场球赛。许博飞和父亲坐在沙发上看的津津有味,还时不时的交流一下,俨然像是一对兄弟,说到激烈的时候还会互相争执两句。




蓝河对球赛不感冒,便和母亲一起在厨房洗碗,隔着“哗哗”的水流声,客厅的声音听得并不算太真切,但嘈杂的人声听在耳里也是热闹的很。




“好了,我来擦吧,你难得回家一趟,去陪你爸坐会儿。”




“没事的,妈,我先帮你,再陪我爸也不迟。”




蓝河看着自己母亲眉开眼笑的样子,脸上也跟着放松了一下。




回来也有两天了,跟父母的解释是俱乐部夏休期放假,所以回来住几天。到底住几天,蓝河也没说,父母开心之余也没问,想来他们心里一定是觉得一直住下去最好。




“阿远,上次你说谈恋爱了,怎么都半年了也不带回家瞧瞧?”




“呃……才半年就带回家,不太好吧。”




“这有什么不好的,你年纪也不小了,小学坐你后面那个李叔叔家的儿子,跟你一样大,生了个女儿,都能说话了,还有对面那楼,沈阿姨家的儿子,结了又离了,孩子跟了妈,这不今年又要结婚了,听说女方肚子里也已经有了,你要有他们一半的速度,我也就放心了。”




“妈你说的是结婚的速度还是离婚的速度?”




许母洗碗的手顿了顿,见蓝河一脸憋笑,这才反应过来是儿子在寻她开心,举起手,作势要打他,最后也只是笑着骂了一句:“臭小子!”




“妈,结婚不在于速度,在于对方这个人,急不来的。”




“你是不急,万一人家小姑娘急了呢?你和人谈恋爱该不会也是这副温吞的性子吧?我告诉你啊,女孩子脸皮薄,不能总让人家主动,是男人就该有男人的样子,该出手时就得出手,你妈我没那么保守,不介意先抱孙子再办喜酒的。”




“妈……”蓝河见母亲越扯越远,立马生出了逃走的念头。




“我有说错吗?你们现在的小年轻不是都流行什么先上车后补票吗?”




“…………“蓝河此刻心里犹如一万头草泥马奔腾而过,想想自己一定是平时对父母的关心太少,以至于母亲什么时候学会了这套他都不知道。擦完最后一只碗,看着母亲冲着水池,蓝河终于还是没忍住,说道,“妈,你说要是我以后的孩子不跟我姓,你介意吗?”




许母回头看了他一眼,眼神带着很多询问,半晌才说道:“这个问题得问你爸,反正都不跟我姓,我介意什么。”




“…………”蓝河有种两人的关注点不在一条线上的感觉,但好歹也算是问出了答案,但一时却不知道怎么进行下去。




许母见儿子半天没下文,忍不住又问:“怎么?小姑娘想要你入赘?”




“不是这个问题。”




“那你怎么突然这么问?”




“我本来不是想问这个问题的……”




许母擦干了手,将蓝河拉到一边,小声道:“是不是碰到了什么麻烦,跟妈说说,我帮你出主意。”




“我想说……”蓝河看着母亲莫名有点希冀的眼神,突然有点不忍心,再次改口道,“要是我不想要小孩,你们介意吗?”




“这……”许母一愣,接着用更小声的声音说道,“阿远,你不会……我告诉你啊,这病得早治,越快越好,妈明天就请假,带你上医院看看。”




蓝河听得一头雾水,直到母亲提到医院的名字后,这才恍然大悟,赶紧劝住母亲:“妈!不是你想的那样!你误会了!”




没了水声的掩盖,蓝河的声音清晰的传到了客厅,许博飞跟着转头来了一句:“你们俩在厨房嘀嘀咕咕些什么呢?”




“没什么,没什么!”许母应了他一声,然后又扯着蓝河问,“不是你的问题,那就是小姑娘的问题喽?”




“也不是。”




“那你到底是什么意思?”




许母因为焦急而显得有些不耐烦了,一脸关切的表情看在蓝河眼里有些心疼,他咬咬牙,说道:“就是我这辈子都不想要孩子,你们介意吗?”




许母显然是被吓到了,一直扯着蓝河的手猛地往下一垂,整个人微微后仰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儿子,却从他的脸上又看出了些许陌生。




上一次看到这样的蓝河是因为工作,那是她所不能理解的表情,还有执着,最后自然是闹得很不愉快。




自从蓝河离家出走一来,她就知道自己恐怕是再也管不住这个大儿子了,有过无奈,有过叹息,当这些情绪通通化作牢骚的时候,她也知道很多时候不是不愿意接受儿子的工作,只是接受不了从小到大都乖的让她省了不少心的儿子突然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不再听她的话了。直到叶修告诉她,自己这个大儿子有多么优秀,她才知道不是蓝河变了,而是自己的态度将儿子往更远的方向推开了。




天下没有哪个父母想和自己的子女永远心存死结,之所以会把叶修当自己儿子看待也正是因为他是打开这个死结的契机。人一辈子能结识这么好的一个朋友,而且还是在工作中认识的,那他的工作又能有多不好呢。这样一想,也就不难向儿子妥协了。




心结打开了,儿子也经常回来了,许母一度都很开心,以至于都快忘了她这个大儿子的本性其实并没有像自己所想的那样乖巧,这不,今天就又给她出难题了。




许母在原地愣了半天,再度伸手的时候直接就把蓝河拖出了厨房,一路拖到许父面前,甩手说道:“你儿子不想要孩子,你快说说他。”




许父被许母这么没头没脑的一句说的有点莫名其妙,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看向蓝河,问:“怎么回事?”




不等蓝河开口,许博飞在一旁就说道:“这有什么,现在流行丁克,不生小孩也没什么啊。”




蓝河知道许博飞是在帮自己,暗暗给他比了个大拇指。




像是受到鼓舞似的,许博飞在父母一脸惊讶的表情下又说道:“就算我哥不想生,不是还有我吗?你们急什么。”




“话不能这么说,不生小孩那结婚做什么?”许父问。




“结婚又不是为了生孩子,在我看来,结不结婚都无所谓,你们想啊,领了证的,离婚的时候又要分家产又要打官司,还不如不领证的,合则来,不合则分,来去自由,多省事。”




“这不叫自由,叫不负责任!”许母朝许博飞说道。




“照妈你这么说,领了证就叫负责任了?那离婚的时候算什么?”




“结了婚就不能轻易离婚,如果那么随便,还要结婚干吗。”




“为了婚姻委曲求全,这样的婚姻,我宁可不要。”




“你才多大,你懂什么叫婚姻吗?还宁可不要,你看看你这德性,将来要有哪个女孩肯嫁给你,我就已经谢天谢地了。”




等等,这话题怎么越扯越远了,蓝河站在一边眼看着母亲和弟弟干上了,突然心生内疚,想着自己应该要说点什么,可张了几次口都没插进去。




信誓旦旦的在叶修面前保证可以和他们说清楚,可回家都两天了,还是一事无成,现下还把事情弄得一团糟。此时此刻,蓝河无比想念叶修,如果是他的话,一定能很快的将自己想要表达的东西准确无误的传达给他们吧。




蓝河颓然的坐在一边,拿着遥控器漫无目的的拨着,还在争执母亲和弟弟已经从婚姻吵到了八竿子打不着的政治问题,父亲则在一旁劝着,结果是两边不讨好,不仅加入了战局,并且有了三足鼎立的趋势。




节目最后是停在荣耀的一个广告上,那是去年开新区时官方趁机拍的一组荣耀宣传广告,邀请的都是已经退役的职业选手,难得的是一向不怎么露面的叶修也在其中,所以这个广告也成了被播次数最多的一个。




因为时间限制,每个出场选手的镜头基本都是一晃而过的,可看过无数次这个广告的蓝河还是很好的抓住了叶修那个镜头,笑得一脸嘲讽,动作也是一贯的散漫,要说和平时日常生活中有哪里不一样,大概是没有抽烟吧。




虽然经常反对叶修抽烟,但不可否认的是,叶修一边抽烟一边看比赛视频时认真的样子,简直好看让人移不开视线。那个时候的叶修,和夺冠时的叶修,对蓝河来说是一样的绚丽夺目。




广告的最后是出场的职业选手的全体影像,叶修就站在中间,接着荣耀的标志便慢慢的从他心口的位置隐现,然后越来越大,占据了整个电视屏幕,而职业选手的影像最后也被黑色的布景所代替。




有时候面对这位大神,真的不自卑都不行,可这种自卑准确来说并不是贬义,相反是骄傲。被无数人羡慕着,又被无数人仰望着,包括自己,可就是这么一位大神,现在爱的人,是自己。




羡慕吗?——我的!




嫉妒吗?——是我的!




恨吗?——还是我的!




如果他也能和叶修一样开嘲讽,大概就是这样一种状态。




很想,真的很想,牵着他的手,光明正大的走在他身边,向全世界的人宣告——叶修,你是我的。




“爸、妈……我有一件事想和你们说……“




正在说着话的许母停了口,看着蓝河,许父也跟着转过了头,就连许博飞也一起看向了他。




在三人的注视下,蓝河慢慢的站起身,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缓缓吐出:“我想告诉你们,我在交往的人,名字叫……叶修。”






—TBC—




>



评论
热度(40)
  1. 神说要有光漫三少 转载了此文字
© 神说要有光 | Powered by LOFTER